你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资讯 > 西甲

2020-10-26 03:56:39

受到特殊时期多方面的影响,欧洲足坛的资本格局变化不断。虚虚实实之后,一些中国品牌和公司已经黯然退场。

创立于2013年的“中国体育内幕”网,已经两年多没有更新了,主理人马克·德雷尔最近一次为其上传专栏,还要追溯到2018年的“北京奥运会十周年纪念”。彼时,他记忆犹新着目睹尤塞因·博尔特突破人类极限的壮丽,也感叹了中国体育产业逆袭时间线一般的翻天覆地。

虽然暂时搁置了“中国体育内幕”网的打理,但早在2007年就常驻北京的马克·德雷尔,依然是中国体育产业的一线观察者。从英国天空体育的足球记者、三届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亲历者,直至出任中央电视台、CNBC、彭博和《金融时报》的特邀嘉宾,马克·德雷尔对于中国体育市场的熟悉,绝不限于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。

不久前,当英超联盟与拖欠款项的PP体育分道扬镳时,马克·德雷尔便如是表示:“在中国,就算是白纸黑字的合同,也会存在着些许变数。我们原来还开过玩笑,与中国公司签了合约,往往才是谈判的开始。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双方的协议都有可能出现变化……”

事实上,在这个需要共度时艰的年份,与欧洲顶级足坛不欢而散的中国品牌,可不止有PP体育一家。从大张旗鼓地出现,到悄无声息地再见,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,他们就从若干签署的合作协议中强行脱身了。

旧去新来

作为现实足坛的具象投射,以基利安·姆巴佩作为封面人物的《FIFA 21》,已经在“十一黄金周”正式上线。从武磊担任宣传大使、告别虚拟假脸,到知名媒体人王涛和苏东献声解说,长期苦于没有服务器进驻的中国内地玩家,总算体验到了来自足球游戏大厂的诚意。

只是,当中国球迷在生涯模式或“终极之队”找到西班牙人俱乐部时,武磊所身穿的新款球衣,可是与当下的现实有些不同。逐渐被RCDE球场熟悉的博彩公司——Betway尚未出现,《FIFA 21》为西班牙人设置的球衣的胸前广告,依然是醒目的中文四字:乐动体育。疫情之下足球世界的多变,终究是虚拟游戏无法实时跟进的所在,应该只有在后续上线的更新补丁中,武磊所在的西班牙人队才能与现实完全一致。

在目前西班牙人俱乐部的官方网站上,乐动体育原本所在的赞助商位置,已经由合作过西汉姆联、莱加内斯、莱万特、阿拉维斯和皇家贝蒂斯的Betway取代。但在一个月前(9月4日)的官方公告中,西班牙人俱乐部只是简短欢迎了Betway的到来,而此前与乐动体育的合作,再无后续。至于作为当事者的乐动体育,同样没有在拥有15万粉丝的官方微博上宣布与西乙球会结束合约,但他们发布的与武磊或西班牙人相关的动态,还是在9月13日戛然而止。

2019年8月,西班牙人俱乐部官方宣布乐动体育将作为主赞助商,与俱乐部合作至2023年。但仅仅一年时间,这份协议便因为双方的分手而戛然而止。

这距离去年8月16日以主赞助商身份与西班牙人俱乐部签字画押,仅仅过去了14个月。要知道,当时乐动体育与中资球会签订的合作协议,可是截至于2023年夏天,这个并不被球迷熟知的体育公司,与科大讯飞组成了西班牙人俱乐部的中国赞助商阵营。据《马卡》报报道,为了迎接乐动体育的到来,注资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星辉娱乐,甚至提前四年变动了与里维埃拉玛雅旅游局的赞助合作。原本在2017年8月付出每年200万欧元的里维埃拉玛雅旅游局,因此退居二线,下降为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次级赞助品牌。

遗憾的是,星辉娱乐一年前的大张旗鼓,并没有维系住稳定的基础。乐动体育的来去匆匆,让他们不得不连续第二年更换球衣的胸前广告。先后两份签到2023年夏天的协议,却难有超过两年的回忆。以至于在本赛季开始前,西班牙人的球员只得穿上没有胸前广告的球衣,去参加赛季前的热身赛。

由于“武磊效应”的发酵,西班牙人队在过去一年吸引了不少来自中国的合作伙伴。乐动体育就是其中之一。

说到乐动体育与西班牙人提前分手的真实原因,或许,这一份来自西甲联盟的公告,可以给出部分不该是秘密的答案。9月25日,西甲联盟在官方中文微博上如是表示:“鉴于西甲联盟亚洲区域合作伙伴乐动体育未能如约支付2020年度的对应款项,西甲联盟将终止双方的合作协议并采取法律行动,该合作协议原定将于2021-22赛季末到期。”

从南安普敦、西班牙人到西甲联盟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乐动体育在去年此时打下的三块阵地,已经全部失手。但迄今为止,包括南安普敦和西班牙人的名字,依然没有从乐动体育官方网站的合作伙伴之列撤走。

神秘嘉宾

同样是长约变短线,同样是国内资本的退散,但相较于PP体育跟英超联盟闹得满城风雨,乐动体育与西班牙人队的分手就要平静不少。这一方面是与球迷的观赛无关,另一方面也是乐动体育的名声不够响亮。

在2019年8月宣布与乐动体育达成协议时,西班牙人俱乐部是这样介绍自家的新金主的:“乐动体育是一家专注于体育产业的传播集团,旨在向用户提供专业的体育内容与服务,并已经成为该行业在亚洲的最重要平台之一……乐动体育致力于成为一家在视听领域取得优秀成就的公司,目标是成为亚洲体育内容中心。他们通过与更多新的合作伙伴建立关系,寻求扩大市场,并为平台用户提出全新且有效的建议。”只有空洞的标签和目标,难免让球迷一头雾水,甚至有网友认为这就是一家博彩公司。

在国内的资料网站上,关于乐动体育的公开信息异常稀少,唯有通过官方留存的网站地址,才能确认乐动体育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就是“乐动体育”的国内分身。

根据官方信息显示,这家注册资本为100万人民币的公司分舵,成立于2020年4月30日,登记机关为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,法定代表人为刘庆余。不过,在乐动体育的官方网站上,出现在“企业创始人”的名字并非刘庆余,而是张乐明——英文名,丹尼尔·诺克斯。

对于这个在国内外都鲜有存在感的名字,乐动体育的官方网站是这样介绍的——“1982年3月19日出生于辽宁抚顺,3岁随父母移居美国,随后取得美国国籍;”

“1988年,全家搬迁到英国南安普顿,丹尼尔·诺克斯进入初级足球学校学习足球和文化知识,随后又在当地俱乐部青训营学习了几年”;

“2000年,丹尼尔·诺克斯考入格林威治大学学习足球教育专业,辅修足球教练专业,并取得教练证书。随后辗转多家足球俱乐部,从事足球相关的工作。这也为他今后的成功做好了准备;”

“2015年丹尼尔·诺克斯在南安普顿与朋友合伙创办了乐动体育。乐动体育最初的主营业务起初以足球培训为主,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足球设施建设,并在欧洲聘请了多名足球教练来学校从事教练工作。在丹尼尔·诺克斯努力下,乐动体育建立了完善的足球培训体系,在欧洲足球培训方面已经享有盛名;”

“乐动体育在法国、德国、波兰等地设立了分校。随后,丹尼尔·诺克斯把乐动体育发成为集足球培训、场地租用、体育器材、教练团队和赛事承办为一体的国际性集团公司。”

以及,在乐动体育的编年史上,他们是这样叙述自己的创立元年的:“乐动体育再(注:此为原文)南安普敦成立,并提出以‘快乐足球、健康人生’的办学宗旨,在南安普敦市开办第一所足球培训学校,首批学生毕业后均成为各大俱乐部的职业远(注:此为原文)动员。”

至少从字面意思上看,乐动体育的自我宣传,与国内外足球世界的信息认知并不相符。如果是培训体系“享有盛名”,并且毕业生“均成为各大俱乐部的职业运动员”,乐动体育也不会只凭借自己的声量,去在自家地盘摇旗呐喊了

一地鸡毛

与改换门庭的西班牙人俱乐部一样,在8月末宣布与乐动体育停止合作后,南安普敦俱乐部同样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,将博彩公司搬上了胸前广告。原定的三年合约仅维系了一年,早早就发布印有“乐动体育”新球衣的南安普敦,是在兵荒马乱中开启新赛季的。好在,博彩公司的随叫随到,可以帮助“圣徒”弥补掉一些计划外的财政损失。

回溯去年夏天,乐动体育的到来,曾经给中资入驻后就紧缩支出的南安普敦带来不少期待。毕竟,为期三年、每年750万镑的胸前广告合约,已经是这家自产自销型俱乐部的队史纪录了。然而,这样的乐观和期待,并没有延续太久,在不少“圣徒”拥趸眼中,这家自称成立于南安普敦的体育公司,着实存在了太多未知。

时至今日,来自本地球迷的殚精竭虑变成了现实,南安普敦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马丁·赛蒙斯也承认:“很多球迷的担心是对的,大家都能看到,乐动体育不再是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了。在这个混乱复杂的特殊时期,我们的确需要给企业给予更多的同理心,但是,鉴于在合约方面无法建立有效的沟通和对话,我们还是决定到此为止。”

从西班牙人到南安普敦,乐动体育都是以欧洲五大联赛的中资俱乐部作为打响名声的跳板。与西班牙人的情况一样,南安普敦也是在跟乐动体育合作一年后,就不得不另寻下家。

有传言称,双方的赞助协议中确实包含一个解约条款,但在马丁·赛蒙斯的表述中,南安普敦俱乐部会启动法律程序,去争取到相应的赔偿,“我们周围的每个人都履行了承诺,我希望他们也能一样做到。”

在寸土寸金的英超联盟,这样不欢而散的商业案例似乎并不多见。由于乐动体育的异国背景,隶属于“The Athletic”的丹·谢尔顿和卡尔·安卡,也试图获取更多关于乐动体育的信息。但是,就算按图索骥找到了格林威治大学和米尔沃尔俱乐部,他们也没有获得任何留有记载的材料。仅仅有几张从公司官网下载的图片,还不够消除他们心中的疑问。

依仗于“十一黄金周”的分割,乐动体育在国内舆论场受到的负面影响,已经削弱不少。接下来,他们可能需要等待着来自西甲联盟和南安普敦的交涉了。在这个基本恢复正常的假期,乐动体育一直在鲜有互动的微博上,宣传着足球精英班、篮球体培班、羽毛球进阶班和网球精品班的课程,一切如常。

然而,从PP体育与英超联盟的搁浅,到乐动体育与南安普敦的离散,昔日的美妙联动,已经在混乱的局面下不可逆转。阴差阳错之间,博彩公司竟然成了救火队员……

受到特殊时期多方面的影响,欧洲足坛的资本格局变化不断。虚虚实实之后,一些中国品牌和公司已经黯然退场。

创立于2013年的“中国体育内幕”网,已经两年多没有更新了,主理人马克·德雷尔最近一次为其上传专栏,还要追溯到2018年的“北京奥运会十周年纪念”。彼时,他记忆犹新着目睹尤塞因·博尔特突破人类极限的壮丽,也感叹了中国体育产业逆袭时间线一般的翻天覆地。

虽然暂时搁置了“中国体育内幕”网的打理,但早在2007年就常驻北京的马克·德雷尔,依然是中国体育产业的一线观察者。从英国天空体育的足球记者、三届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亲历者,直至出任中央电视台、CNBC、彭博和《金融时报》的特邀嘉宾,马克·德雷尔对于中国体育市场的熟悉,绝不限于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。

不久前,当英超联盟与拖欠款项的PP体育分道扬镳时,马克·德雷尔便如是表示:“在中国,就算是白纸黑字的合同,也会存在着些许变数。我们原来还开过玩笑,与中国公司签了合约,往往才是谈判的开始。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双方的协议都有可能出现变化……”

事实上,在这个需要共度时艰的年份,与欧洲顶级足坛不欢而散的中国品牌,可不止有PP体育一家。从大张旗鼓地出现,到悄无声息地再见,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,他们就从若干签署的合作协议中强行脱身了。

旧去新来

作为现实足坛的具象投射,以基利安·姆巴佩作为封面人物的《FIFA 21》,已经在“十一黄金周”正式上线。从武磊担任宣传大使、告别虚拟假脸,到知名媒体人王涛和苏东献声解说,长期苦于没有服务器进驻的中国内地玩家,总算体验到了来自足球游戏大厂的诚意。

只是,当中国球迷在生涯模式或“终极之队”找到西班牙人俱乐部时,武磊所身穿的新款球衣,可是与当下的现实有些不同。逐渐被RCDE球场熟悉的博彩公司——Betway尚未出现,《FIFA 21》为西班牙人设置的球衣的胸前广告,依然是醒目的中文四字:乐动体育。疫情之下足球世界的多变,终究是虚拟游戏无法实时跟进的所在,应该只有在后续上线的更新补丁中,武磊所在的西班牙人队才能与现实完全一致。

在目前西班牙人俱乐部的官方网站上,乐动体育原本所在的赞助商位置,已经由合作过西汉姆联、莱加内斯、莱万特、阿拉维斯和皇家贝蒂斯的Betway取代。但在一个月前(9月4日)的官方公告中,西班牙人俱乐部只是简短欢迎了Betway的到来,而此前与乐动体育的合作,再无后续。至于作为当事者的乐动体育,同样没有在拥有15万粉丝的官方微博上宣布与西乙球会结束合约,但他们发布的与武磊或西班牙人相关的动态,还是在9月13日戛然而止。

2019年8月,西班牙人俱乐部官方宣布乐动体育将作为主赞助商,与俱乐部合作至2023年。但仅仅一年时间,这份协议便因为双方的分手而戛然而止。

这距离去年8月16日以主赞助商身份与西班牙人俱乐部签字画押,仅仅过去了14个月。要知道,当时乐动体育与中资球会签订的合作协议,可是截至于2023年夏天,这个并不被球迷熟知的体育公司,与科大讯飞组成了西班牙人俱乐部的中国赞助商阵营。据《马卡》报报道,为了迎接乐动体育的到来,注资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星辉娱乐,甚至提前四年变动了与里维埃拉玛雅旅游局的赞助合作。原本在2017年8月付出每年200万欧元的里维埃拉玛雅旅游局,因此退居二线,下降为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次级赞助品牌。

遗憾的是,星辉娱乐一年前的大张旗鼓,并没有维系住稳定的基础。乐动体育的来去匆匆,让他们不得不连续第二年更换球衣的胸前广告。先后两份签到2023年夏天的协议,却难有超过两年的回忆。以至于在本赛季开始前,西班牙人的球员只得穿上没有胸前广告的球衣,去参加赛季前的热身赛。

由于“武磊效应”的发酵,西班牙人队在过去一年吸引了不少来自中国的合作伙伴。乐动体育就是其中之一。

说到乐动体育与西班牙人提前分手的真实原因,或许,这一份来自西甲联盟的公告,可以给出部分不该是秘密的答案。9月25日,西甲联盟在官方中文微博上如是表示:“鉴于西甲联盟亚洲区域合作伙伴乐动体育未能如约支付2020年度的对应款项,西甲联盟将终止双方的合作协议并采取法律行动,该合作协议原定将于2021-22赛季末到期。”

从南安普敦、西班牙人到西甲联盟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乐动体育在去年此时打下的三块阵地,已经全部失手。但迄今为止,包括南安普敦和西班牙人的名字,依然没有从乐动体育官方网站的合作伙伴之列撤走。

神秘嘉宾

同样是长约变短线,同样是国内资本的退散,但相较于PP体育跟英超联盟闹得满城风雨,乐动体育与西班牙人队的分手就要平静不少。这一方面是与球迷的观赛无关,另一方面也是乐动体育的名声不够响亮。

在2019年8月宣布与乐动体育达成协议时,西班牙人俱乐部是这样介绍自家的新金主的:“乐动体育是一家专注于体育产业的传播集团,旨在向用户提供专业的体育内容与服务,并已经成为该行业在亚洲的最重要平台之一……乐动体育致力于成为一家在视听领域取得优秀成就的公司,目标是成为亚洲体育内容中心。他们通过与更多新的合作伙伴建立关系,寻求扩大市场,并为平台用户提出全新且有效的建议。”只有空洞的标签和目标,难免让球迷一头雾水,甚至有网友认为这就是一家博彩公司。

在国内的资料网站上,关于乐动体育的公开信息异常稀少,唯有通过官方留存的网站地址,才能确认乐动体育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就是“乐动体育”的国内分身。

根据官方信息显示,这家注册资本为100万人民币的公司分舵,成立于2020年4月30日,登记机关为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,法定代表人为刘庆余。不过,在乐动体育的官方网站上,出现在“企业创始人”的名字并非刘庆余,而是张乐明——英文名,丹尼尔·诺克斯。

对于这个在国内外都鲜有存在感的名字,乐动体育的官方网站是这样介绍的——“1982年3月19日出生于辽宁抚顺,3岁随父母移居美国,随后取得美国国籍;”

“1988年,全家搬迁到英国南安普顿,丹尼尔·诺克斯进入初级足球学校学习足球和文化知识,随后又在当地俱乐部青训营学习了几年”;

“2000年,丹尼尔·诺克斯考入格林威治大学学习足球教育专业,辅修足球教练专业,并取得教练证书。随后辗转多家足球俱乐部,从事足球相关的工作。这也为他今后的成功做好了准备;”

“2015年丹尼尔·诺克斯在南安普顿与朋友合伙创办了乐动体育。乐动体育最初的主营业务起初以足球培训为主,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足球设施建设,并在欧洲聘请了多名足球教练来学校从事教练工作。在丹尼尔·诺克斯努力下,乐动体育建立了完善的足球培训体系,在欧洲足球培训方面已经享有盛名;”

“乐动体育在法国、德国、波兰等地设立了分校。随后,丹尼尔·诺克斯把乐动体育发成为集足球培训、场地租用、体育器材、教练团队和赛事承办为一体的国际性集团公司。”

以及,在乐动体育的编年史上,他们是这样叙述自己的创立元年的:“乐动体育再(注:此为原文)南安普敦成立,并提出以‘快乐足球、健康人生’的办学宗旨,在南安普敦市开办第一所足球培训学校,首批学生毕业后均成为各大俱乐部的职业远(注:此为原文)动员。”

至少从字面意思上看,乐动体育的自我宣传,与国内外足球世界的信息认知并不相符。如果是培训体系“享有盛名”,并且毕业生“均成为各大俱乐部的职业运动员”,乐动体育也不会只凭借自己的声量,去在自家地盘摇旗呐喊了

一地鸡毛

与改换门庭的西班牙人俱乐部一样,在8月末宣布与乐动体育停止合作后,南安普敦俱乐部同样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,将博彩公司搬上了胸前广告。原定的三年合约仅维系了一年,早早就发布印有“乐动体育”新球衣的南安普敦,是在兵荒马乱中开启新赛季的。好在,博彩公司的随叫随到,可以帮助“圣徒”弥补掉一些计划外的财政损失。

回溯去年夏天,乐动体育的到来,曾经给中资入驻后就紧缩支出的南安普敦带来不少期待。毕竟,为期三年、每年750万镑的胸前广告合约,已经是这家自产自销型俱乐部的队史纪录了。然而,这样的乐观和期待,并没有延续太久,在不少“圣徒”拥趸眼中,这家自称成立于南安普敦的体育公司,着实存在了太多未知。

时至今日,来自本地球迷的殚精竭虑变成了现实,南安普敦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马丁·赛蒙斯也承认:“很多球迷的担心是对的,大家都能看到,乐动体育不再是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了。在这个混乱复杂的特殊时期,我们的确需要给企业给予更多的同理心,但是,鉴于在合约方面无法建立有效的沟通和对话,我们还是决定到此为止。”

从西班牙人到南安普敦,乐动体育都是以欧洲五大联赛的中资俱乐部作为打响名声的跳板。与西班牙人的情况一样,南安普敦也是在跟乐动体育合作一年后,就不得不另寻下家。

有传言称,双方的赞助协议中确实包含一个解约条款,但在马丁·赛蒙斯的表述中,南安普敦俱乐部会启动法律程序,去争取到相应的赔偿,“我们周围的每个人都履行了承诺,我希望他们也能一样做到。”

在寸土寸金的英超联盟,这样不欢而散的商业案例似乎并不多见。由于乐动体育的异国背景,隶属于“The Athletic”的丹·谢尔顿和卡尔·安卡,也试图获取更多关于乐动体育的信息。但是,就算按图索骥找到了格林威治大学和米尔沃尔俱乐部,他们也没有获得任何留有记载的材料。仅仅有几张从公司官网下载的图片,还不够消除他们心中的疑问。

依仗于“十一黄金周”的分割,乐动体育在国内舆论场受到的负面影响,已经削弱不少。接下来,他们可能需要等待着来自西甲联盟和南安普敦的交涉了。在这个基本恢复正常的假期,乐动体育一直在鲜有互动的微博上,宣传着足球精英班、篮球体培班、羽毛球进阶班和网球精品班的课程,一切如常。

然而,从PP体育与英超联盟的搁浅,到乐动体育与南安普敦的离散,昔日的美妙联动,已经在混乱的局面下不可逆转。阴差阳错之间,博彩公司竟然成了救火队员……